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
單田芳評書網:藝半個世紀,胃只剩下三分之一:單田芳評書中悟抗癌養生-相聲圈-相聲壇子

查看: 805|回復: 1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單田芳評書網:藝半個世紀,胃只剩下三分之一:單田芳評書中悟抗癌養生 [復制鏈接]

Rank: 16Rank: 16Rank: 16Rank: 16

UID
1
壇酒
6
咸菜
278
饅頭
625
包子
11643
分享
808
在線時間
2839 小時
注冊時間
2009-11-25

活力之星勛章 宣傳小組
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18-6-9 11:29:19 |只看該作者 |倒序瀏覽
從藝半個世紀,胃只剩下三分之一:單田芳評書中悟抗癌養生


單田芳,1935年11月出生,當代著名評書大師,從藝半個世紀以來,共錄制、播出100余部15000余集評書作品,整理編著17套28種傳統評書,開評書走向市場之先河,其中《隋唐演義》、《大明英烈》、《千古功臣張學良》等都家喻戶曉。他憑借那一貫沙啞的聲音,以及一直都保持著健康、活躍的社會形象,被譽為“書壇常青藤”。



單田芳先生原名單傳忠,生于評書世家,祖父、外祖父、父親、母親都是說書藝人。舊社會藝人地位低下,父母為生活所迫干了這一行,受盡了壓迫和歧視。

單田芳說:“他們立志叫我改換門庭,長大以后去當醫生、當法官。”他6歲讀過一年私塾,而后進了洋學堂,1953年單田芳高中畢業后考進了東北工學院。最終因為身體的原因耽誤了學業,當時舉辦全國曲藝匯演,曲藝演員的地位提高了,父母同意他從藝了。他拜李慶海為師,為了說好書,又去遼寧大學歷史系讀書,并取藝名“田芳”。

四月初的一天,記者坐在評書大師單

單田芳評書網田芳家中的沙發上,很難相信眼前這位面容和藹的老人,就是那位屏幕上神采奕奕、氣宇軒昂的說書者。生活中的單老師,多了幾分親切和氣定神閑,然而他說話的時候,依然堅實的聲音體現出他依然健康的身體狀態。

話說不夠的老頭兒

單田芳首次登臺是1956年,說的第一部書是《大明英烈》,但好景不長,一年之后被定為“內控右派”,隨后的“十年浩劫”,他同全家被遣送到農村接受“改造”,且一呆就是9年……

身體不好,事業無成,又成為專管對象,這一切并沒有壓垮單田芳,他一邊干著繁重的體力活,一邊背著《三國》、《水滸》、《聊齋》,背著詩詞歌賦,背著“書梁子”、“書開臉”、“書貫口”……陰霾掃盡,天宇重開后,他又重新說起了心愛的評書。



幽默的單老師調侃說自己是世界上說話最多但還說不夠的老頭兒。俗話講,話過千言不損自傷,可單老師要把這句話改寫成“話過千言氣自強”。“我這一輩子說了上百部書,說的話實在是太多了,但我還是有勁頭繼續說。”除了喜歡說書,私下里,單老師還特別喜歡和親朋好友聊天,而且天南地北地聊,“聊完了感覺全身都很舒服。”

也許正是因為單老師常年全神貫注、全身投入地講話,才練就了他不凡的氣宇和良好的心肺功能。“這也有一定的科學依據,中醫上也講,專注、適當地講話可以幫人鍛煉氣力,調節臟腑運轉并疏郁散滯。我見過好多老年朋友退休后話越來越少,越來越封閉,其實越到這個時候越要適當的交流,與兒女談談心,跟老伙伴聊聊社會見聞等,都有助于老年人的健康。”

單老師不光嘴閑不住,記者發現,他在說話的時候手也閑不住,一直比劃著。在單老師看來,說話時有意識地配合一些肢體動作,更使得老年人的大腦、四肢等身體各方面得以鍛煉,從這方面來說,“聊天也是老年人很好的鍛煉方式。”

抗癌多年的健康人

誰能想象,眼前這樣一位講起話來神采奕奕、底氣十足的老人,是一位已有多年癌齡、胃只剩下1/3的癌癥病人。談起自己的病史,單老師一點也不避諱地說:“其實就到現在,兒女們也都沒正式告訴過我得的是癌癥,但我自己早就清楚病情,而且從來不像兒女們擔心的那樣被疾病影響了心理。”



也許因為早年經歷過各種生活的磨難,單老師并沒把這病當回事兒,而且這樣的絕癥對性格堅強的單老師也沒構成什么威脅。

手術后不到三個月,單老師就跑到北京電視臺錄制節目了。術后,單老師的生活幾乎沒發生什么變化,就是學會了要更多的感覺自己的感覺,累了就歇,有精神就干,合理地調理自己。

“其實治病就要先治心,心寬了,病自然就好了,心寬不怕房屋窄嘛。人老了自然會有一些或大或小的毛病,老年朋友們一定不能被疾病嚇倒,更不能自己把自己嚇倒,正確看待疾病才有可能戰勝它,得病的人也能成為健康人。”

有著多年癌齡的單老師,身體仍然這么硬朗,應該有什么養生絕招吧?可他說“還真沒有什么養生方法,反而還有好多有悖常理的做法呢”。

單老師坦言,他從不鍛煉,看到小區里的老人們天天定時定量晨練,自己也很佩服,但從來都沒像他們那樣特意鍛煉過。“我就是錄書錄累了的時候,經常突生興致想到外面走走,這才出去活動活動。”

單老師比劃著附近的方向說,“我經常是逛逛附近的商場,或者是坐車到郊外走走。感覺身體需要運動的時候再出去活動,精神上好轉得特別快,身上疲勞的感覺也緩解得很明顯。”

單老師幾十年都是這樣,早晨5點就起床,開始靜思一天要做的事,然后讀書、吃早點,接著要錄兩段40分鐘的評書,而整個下午幾乎都是外出參加活動。緊張忙碌的生活,讓單老師也無暇思考該怎樣安排鍛煉,一切聽從身體的自然召喚就形成了習慣。

家常飯不尋常

單老師在吃的方面也是這樣,一切由感覺“安排”,“蘿卜、白菜、土豆是我最愛吃的,炒、煮、拌、燉怎么吃都吃不膩,但我幾乎隔幾個月會犯次饞,就去吃一頓汆白肉,嘴上感覺沒味了,就到外面吃一頓火鍋。”

單老師滿足地向記者講著。習慣了對單田芳“金戈鐵馬入夢來”般的仰視,直至與他面對面,聽他說出對于飲食方面“順其自然,粗茶淡飯”的見解,竟莫名地有了種大雅若俗的感喟。



“我不下廚,可有一樣,我會給做飯的保姆支招,”再往下聽,就坐不住了,心想:這哪叫不講究呀,分明是很講究——他愛吃咸菜,但為了吃出不一樣的味道,他支招給保姆,把咸菜洗凈,放上些許香油、味精調味;打鹵面好吃,但許多人家習慣于圖省事到超市買面條,而他則獨獨推崇手抻面。

“講究一抻抻出三米長”,鹵里面摻和些木耳、筍片等,最重要是菜碼的配料要全,什么綠豆芽、韭菜花、芝麻啥的都得有,而五味之首的大蒜則也要派上用場,“那叫一個香”;

最要緊的是做米飯的火候,米要洗幾次,下鍋后要用手指量一量,到一定程度后加火燜。火一起來后,為怕漏氣要把鍋的周圍圍好布,直至聽到“噗噗噗”的水聲后再調至小火,但不要立即掀開鍋,“那樣米飯香氣就全跑了”。在這同時可以做菜,過個十七八分鐘后掀鍋,這才能確保米飯原有的香味。

“不講究”的單田芳不僅在家講究支招,在外也力求吃出他自己的“那一口”來。他喜歡吃營口二本町小吃一條街的切糕,但要等著吃大師傅最新做的。看著大師傅把小推車洗得干干凈凈,面團一倒一大攤并向兩邊擴散開來,用刀子一切,分成幾塊三層厚的豆沙餡、棗餡糕塊,往竹筒里一插,“就跟吃冰激凌似的”,單田芳像孩子般用舌頭抿了抿嘴,垂涎欲滴的切糕活脫脫出現在我們的眼前。



同樣與單田芳有著“食緣”的還有沈陽賣夜宵的老者,知道他愛吃火燒夾肉,每晚11點多老者必挑著擔子來到其住處,“火燒……夾肉來”,一嗓子扯出好遠,單田芳聽到后馬上出來迎候,不過拿過用刀切開燒餅再夾上肉的火燒只是第一步,回到屋后單田芳還要來個二度加工——把炭火盆燒得通紅,拿出鐵箅子,把肉放在上面炙烤,再泡杯上好花茶,直至肉片外焦里嫩后再吃,“那滋味,賽過活神仙!”

滴酒不沾喝花茶

單田芳愛旅游,天南地北哪兒都跑,于是,各地小吃便成了他的最愛,什么天津狗不理、大麻花,南京夫子廟的香干、香豆等等,“見了就流口水”。而最令他魂牽夢縈的則是東北的切糕、酸菜湯、大煎餅,“這些東西既實惠好吃,又有營養”。

而若問到他最發憷的是什么,他來了句:“那就是請客吃飯了”。面對五光十色的珍饈美味和人情往復的推杯換盞,他的感覺則常常是索然無味,每次硬著頭皮挨到曲終人散,他便趕緊一溜煙兒往家跑,“回來找補點兒粥,就點兒炸饅頭片,吃點兒老咸菜才算吃飽。”

單田芳發憷飯局,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怕喝酒,“一喝酒渾身就燒得慌,”若再追溯,還得從年輕時的一次出差說起。那天,看到火車上的服務員給旅客送餐,旅客喝著大扎啤酒、就著燒雞,吃得有滋有味,便勾起了他的腹中饞蟲。

于是,他也有樣學樣地要了杯啤酒。可還沒喝完,便如翻江倒海般上氣不接下氣了,趕緊到衛生間“連湯帶水”都吐了出來。也許是條件反射使然吧,從那以后,他便視酒如“洪水猛獸”,再也不沾其毫厘了。



不喝酒的單田芳卻頗愛飲茶,而且就愛花茶,其他茶則一概不沾,甚至某次有“拼命三郎”之稱的導演張紀中買好機票邀請他一同到武夷山品大紅袍,他都婉言謝絕了,頗有種為花茶守身如玉的范兒。

而多年前一次到南昌錄評書,他還特意帶了一斤好花茶以備不時之需,可計劃卻趕不上變化,誰成想主辦方又約他補錄了《三俠五義》、《薛家將》等節目,花茶喝完了,他到處去買也不見蹤跡,只得臨時以南方的大葉茶對付,“弄得很長時間嘴里都不是味,回北京后趕緊再換回花茶,感覺還是花茶香呀!”

順其自然不強求

年近八旬講究飲食的單田芳,談起養生卻一臉茫然:“其實我還真沒有什么養生方法,反倒有許多有悖常理的做法呢。”單田芳坦言,他從不刻意學習電視和書報刊上的養生秘籍,看到小區里的老人天天晨練,自己也很佩服,可“壓根兒就沒長那根筋”。



“我是經常錄書累了,或突生興致想到外面走走的時候,才出去活動活動。”而陪伴在他左右的,則是他養的那條狗。于是,鄰居們便給他編了個順口溜:“門前一老叟,牽著一條狗。不知狗遛人,還是人遛狗。”

單田芳幾十年如一日,早晨5點就起床,他說這時他的精神最好。先沏杯花茶,開始靜思一天要做的事,然后讀書、吃早點,接著就是準備些評書段子,下午則幾乎安排的都是外面活動。緊張忙碌的生活,讓他無暇思考該怎樣養生、保健,“順其自然不強求”也就成了他的習慣用語。

愛看韓劇的時尚迷

單老師是個時尚迷,他喜歡看年輕人喜歡的電影、電視劇,而且看得比年輕人更認真。他要求自己對這些新鮮事物不能左耳朵進右耳朵出,還要想想其中流行的道理。

在他看來,接觸新鮮事物是保持頭腦活躍的工具,“因為人的腦子只有思考才能保持清醒和靈敏,老年人更應該勤用腦,多思考。”他喜歡唱臧天朔的《朋友》,“這首歌很真誠、很有感染力”;沉迷于寫博客,“在博客中與網友交流感受,分享快樂”;經常關注韓劇和港臺劇,這讓他感覺耳目一新,還特別喜歡韓國演員張東健,“他的文雅舉止和能說話的眼神都是演員功力深厚的體現”……



“多感受新鮮事物,不僅能很好地保持大腦活躍的狀態,我還可以將這些流行的元素借鑒到我的評書藝術中來,了解大家現在都喜歡什么,我要怎么說大家才會更喜歡。”

單老師還有一個被“逼”出來的愛好——寫字,他風趣地說:“是因為總是有人想讓我留下筆跡作為紀念,為了不至于太丟人,才被迫養成了練字的習慣。”但他笑談自己的字體是“隨性體”。“一把年紀了再拜師學字也沒必要了,還是想怎么寫就怎么寫吧。”

單老師喜歡紅色,覺得紅色很時尚,而且也有很多紅色的衣服,“攝影師說我穿紅衣服最上相,我自己也特別喜歡。”面對鏡頭,慈眉善目的單老師在紅色的映襯下露出更加自然而燦爛的微笑。

健康感悟

單田芳先生說:“正因為年輕時身體不好,所以十分注重體育鍛煉,對游泳和打籃球更是情有獨鐘,現在這些大運動量的活動參加的少啦,主要是走路,但這不是一般的走路,而是爬山,步步登高嘛!鍛煉這東西要因人而異,不能搞一盤棋,齊步走,正像俗話中說的‘豬往前拱,雞往后刨’,鍛煉也是這個理。

我的走路并不是為了健身長壽,而是求得清靜舒爽,但始終堅持做,所以也就自然而然收到了效果。我尋思:人千萬不能有太多的欲求,尤其是那些根本達不到的欲求,人貴有自知之明,要以平常心去對待生活,讓生活向著自然、平靜的方向走。”



健康,首先不能太累,對我來說,要記住哪些食物對身體有什么營養,有什么好處,比讓我記下三段書還難,我的保健竅門就是一切聽身體自然的需要,吃得自然、動得隨性,思想上保持活躍,健康自然就來了。——單田芳
文章來源:單田芳評書網=http://www.datiegun.com/pingshu/shantianfang/

01.png (100.33 KB, 下載次數: 7)

單田芳評書網

單田芳評書網

分享到: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0 頂0 踩0
平平淡淡就是真

Rank: 2

UID
109512
壇酒
0
咸菜
0
饅頭
0
包子
46
分享
0
在線時間
4 小時
注冊時間
2018-9-25
2#
發表于 2018-10-20 08:14:56 |只看該作者
思想上保持活躍,這是非常重要的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手機版|Archiver|關于我們| 相聲壇子 ( 湘ICP備10203368號-1 )

GMT+8, 2019-1-24 00:13 , Processed in 0.208008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世界學習室© 2011-2012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回頂部 凯发娱乐开户